您的位置:首页 >快捷服务>校友总会>校友会>详细内容

【尹虹面对面】2:正确选择与不懈努力成就今天的吴桂周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3-06 19:45:01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f6abbe14ccd24143b50286389297ccf7.jpg

非凡求学路,一帆风顺


尹虹:桂周,你好!很高兴你接受“尹虹面对面”栏目采访!

吴桂周:博士,你好!我们彼此相识已经有25年了,从我90年进入华工(华南理工大学)开始算起。多年来,我们的联系就没有间断过,大家都很熟悉了。

尹虹:是的,四分之一个世纪就这样过去了。今天的采访就从你进入华工开始说起,当年你全国统考考上重点高校华工(全国第一批)硕士研究生,如果我写篇文章题目:“吴桂周,初中毕业生考取华南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”,无论是现在的标题党,或者作标题新闻,我想都很具轰动效应。记得前一段时间我在微信群里这样介绍你,一个“没有读过高中、没有读过大学的华南理工大学硕士”,让原先不太熟悉你的群友都惊叹不已。你能不能简单地介绍一下你这段不平凡的求学读书经历?

吴桂周:没有什么不平凡呢,其实很简单。我出生农村,在农村长大,在农村读书,周边的朋友、包括我父母亲都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,见识少,就想到通过读书走出农村,能够吃香的喝辣的,就算跳龙门了,压根没想过要让我去读个大学,或什么更远大前程什么的。

我记得我读书还是蛮有天赋的,大概是在小学四、五年级的时候,那时刚刚打倒“四人帮”,当地组织了一次一个片区(大概10个生产大队)的数学竞赛,有10分的附加分,我得了109分的好成绩,全片区第一名。在此之前我们基本上没有考试,那也是我上学以来的第一次竞赛,记得我因此获得了成绩证书。那是我第一次出名。

进入初中后,记得初一时,我从家里翻出了一本泛黄的旧数学书(那时不像现在有很多参考书),上面很多题,我就做得很来劲。学生大多都怕考试,而我从来都喜欢考试,因为只要一考试,我就肯定会受到表扬的。一遇到考试,我就来劲了,经常可以考到第一名。1981年,我刚刚16岁,初中毕业。以我当时的学习成绩,继续读高中是毫无问题的,但我选择读中专。

尹虹:对于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,你的中学老师没有阻拦你去读中专让你考高中吗?

吴桂周:那倒没有。虽然有老师征求我的意见,但更有老师,我的政治老师鼓励我去读中专。他说,“三年高中后,还有很多未知数,早读中专,早出去”,在当时、当地就是这样的见识,早出来,早出来工作,获得一份国家工作,就是一个跨越。

就这样,我顺利地进入了景德镇陶瓷学校(中专),四年的中专学习,在班上也是学习成绩比较优秀的。1985年中专毕业。毕业分配到景德镇陶瓷学院工作。

尹虹:1985年的时候,国家对中专、大学毕业生还是包工作分配的,一个中专毕业生可以分配到大学工作,站在现在毕业就业的角度,还是很需要想象的,是吗?

吴桂周:是这样的,我是萍乡人,本想分配回去工作,当时因为回萍乡的指标满了,我回不去了。那时我也不知道去哪里,正好陶院要招人,我得知消息后就去申请。

尹虹:你们同学当中有多少人分配到了陶院?

吴桂周:应该是9个。

尹虹:陶院作为一所大学,向一个中专学校招收员工,一定是有一些特别要求的,是怎样的机缘让你进了陶院的?

吴桂周:有要求,要考核的。主要看你在学校的成绩,他们那时是要调查的。

尹虹:你从瓷校到陶院工作,就当时来说,陶院算是一个比较好的事业单位,比较符合你继续读书的理想,进入体制内;从外部来讲,你认为能进入陶院工作,主要还是因为你读书成绩比较优秀,是吗?

吴桂周:这是肯定的。如果成绩不优秀,肯定不行。那时我们班上有一个唯一的优等生,她可以挑单位,想去哪里都基本可以满足的,她也选择了去陶院。我的成绩是中上靠前水平的,通过考核也进了陶院。

到了陶院后,所有的选择、定位都已经完成了。名声很好听,现实很残酷。作为一个中专生,在陶院肯定待不久,所以我就想到我一定要再读书,考研究生。当时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就是直接考研,跳过本科。

幸运的是,那时候陶院还是鼓励职工考研究生,学校不仅要盖常规的单位公章同意我报考,还要加盖一个同等学历的章,以证明我有资格考研。总体来说,我的读书、考研的过程是很顺利的。

尹虹:在陶院总共待了几年?

吴桂周:5年。90年出来的。本来我是打算89年报考的,但那一年因为政治敏感事件的影响,研究生考试取消了,改为推荐。所以我到了90年才考,报考了华南理工大学,而且第一次报考就成功考取了。那时陶院一些留校的本科生连续考两三年考研才考上,或没有考上。

尹虹:在这样的背景下,第一次报考硕士研究生就考取了,会不会有点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的感觉?

吴桂周:确实有点。但好像刻骨铭心的感觉更多些。我也曾想过,为什么我能考上研究生?如果我中专毕业后下了工厂,第一,可能我不会有这个想法,第二,我肯定不会有这个条件,时间和精力都不会有。记得当时我在陶院做实验员,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里,没实验做的时候是没什么事情了,可以自己看看书。当时我的条件特好,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负责管理材料工程系最贵的设备,实验室里还有空调,关起门来谁都不会打扰我。有空时我可以去听课,听完课回来可以自己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看书。考研究生最难的科目一个是数学,一个是英语,我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两门课,当时数学是听吴宛如老师的课,英语是听汪海娥老师的课。

尹虹: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“一日”前后的感觉差别会不会特别大?到华工读研究生后,整个读书生存环境发生了重大的变化,特别是你的同学有华工的、清华的等一批重点院校出生的高才生,再也不那么容易获得读书第一、成绩最好,会不会有很大的失落感?

吴桂周:确实有过这种感觉。当我拿到华工的录取通知书时,有那么一刻充满了满足感,但很快也感觉到自己没有了目标,开始就是打算读完研究生,拿个硕士文凭,回陶院工作,后来这一目标受到动摇后,就感觉失去了方向,有些失落感。没多久我就开始寻找新的目标,计划自己的下一步。至于在读研期间遇到高手林立的新同学,我心态还是比较好,不太与别人比高低,更多是与自己比过往。我们班特别是清华过来的,整体基础强我很多,也使我清楚看到山外有山。



讲述当年成长历程


O
进入职场,飞速成长



尹虹:你到了华工的时候,已经到了90年代。那时候,相信不单你失去了目标,整个知识界、教育界都失去了目标。你也可以看到,高校内的学长们(包括我在内)基本整天都不读书,或者说你看不到我们在读书,都在玩。在这种社会背景下,你对你的下一步人生有过考虑吗?

吴桂周:这里有个事要提一下。91年,我专程一个人来了一趟佛山,那也是我第一次来佛山。当时我有两个目的:一是因为我是学陶瓷的,佛山是全国最大的陶瓷生产基地,有很多陶瓷厂,所以我想来看看。二是那一年广佛高速公路开通,我想去看看高速公路长什么样子,因为我没见过。(大笑)这一段记忆我至今忘不了。

尹虹:这一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?

吴桂周: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慢慢地了解佛山陶瓷行业。90年代的佛山,发展已经很不错了,因为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,与江西等内陆省份的差距已经拉开很远了。慢慢了解后,我打算毕业后回陶院的想法改变了。还有一次经历是92年我与你们教研室的方博士一起去找工作,去了珠海、江门,让我感觉广东的机会还是挺多的,跟江西很不一样。尤其是在珠海,我感受到他们那边的企业当时对人才的需求很迫切。我们一个博士一个硕士,他们都很尊重我们,当时给我们开的条件都很好。从那时开始我就想着尽量留下来,不回去江西了。

尹虹:估计92年陶院大批老师离职下海来佛山,对你多少也有触动吧?

吴桂周:当然有。

尹虹:事实上,从92年你的想法发生变化,打算留在广东,到93年毕业,你有没有做一些储备或准备?

吴桂周:那时候,知识上的储备已经没法做了,你只需完成你的学业就是了。心理上的准备却一步一步地在做,那时候根本没想过在学校或者其它地方,肯定是下企业。

尹虹:当时社会上一种说法很流行,“手术刀不如剃头刀,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”。那时候企业很需要有学历有文化的“人才”,企业的良好待遇与知识的用武之地,使企业成为很多毕业生的目标。说起来,你的心理准备具体是怎样的?

吴桂周:那时候在广东那边,我觉得无论走到哪个地方,都可以感受到企业非常重视知识分子的。我当时心理是有准备,但也没什么底,让我去陶瓷厂也是挺担心的。去找工作,又不能说自己什么都不能干,但事实上很多都是自己没干过的,所以心里没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干。

尹虹:就连最简单的配方都不行?

吴桂周:不行,我没干过。

尹虹:我记得华工毕业你去了三水一家乡镇企业,为什么呢?

吴桂周:那个厂的全名叫金南陶瓷有限公司。其